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四十七章:情话攻势

作品:小包子助攻之谋心计|作者:清水无色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5-11 18:17:22|下载:小包子助攻之谋心计TXT下载
  晚上八点半,李晶走过来跟秋望月说,8号桌的客人找,挤眉悄声道:“是个大美人,还有两个男人。”

  秋望月想了一下,可能是上午那家服装店的老板。

  走过去一看,果然是。

  “哎呀,小美人过来了,快坐快坐!”很有个性的美貌老板把秋望月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
  秋望月跟三人一一打过招呼,再侧脸对美人说:“女士……”

  “哎呀,这么生分做什么!我叫徐一茗,你叫我一茗姐。”

  秋望月笑:“一茗姐,我叫秋望月。”

  美人老板徐一茗给她介绍对面坐着的两个男人:“这个是我老公,这个是我儿子。”

  秋望月:“一茗姐夫妻看起来真年轻!”

  徐一茗非常高兴:“我们加个微信,有空我跟你说说保养方法。”

  对面座的父子对望一眼,眼底都有些无奈。

  他老婆/他妈想找个满意的模特想疯了!都不择手段了!

  保养?她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的吗?真搞笑!

  秋望月:“我手机没带在身上。”

  徐一茗:“没关系,你从我手机里输进去,呆会你通过就行了。”把手机递给她。

  秋望月拿过手机,把手机号码输进去。

  徐一茗笑得很美艳:“秋秋,我以前来过这里喝茶,没见过你。”

  秋望月:“我才来没多久。”

  徐一茗:“那你是本地人吗?”

  秋望月:“我是朔阳的。”

  徐一茗:“也算是老乡了。我是沙白的。”

  秋望月点头。确实挺近的。

  徐一茗:“你老公呢?怎么没见人?”

  秋望月脸一红:“他不是我老公。”

  徐一茗:“那就是男朋友了。”

  秋望月的脸更红了:“也不是。”

  徐一茗很兴奋:“真哒?那你看我儿子怎么样?”用手指着对面的年轻男子。

  秋望月:“……”

  对面的儿子:“……”这样的妈,能换吗?

  于依走过来:“月牙儿,你电话响了两遍,我担心有什么急事,所以给你拿过来了。”

  秋望月接过手机,对于依道谢。

  看了一眼屏幕,对一家三口说:“失陪。”

  徐一茗摆摆手让她去接电话。

  秋望月走下楼,在外面接听:“夏先生?是不是小然有什么事?”

  电话那边:“妈妈、妈妈。”

  秋望月怔了一下:“小然?”

  小包子的小奶音里带着浓浓的睡意:“妈妈,小然想你了。”他今天下地干活了,有点累,想睡觉了,但要在睡前跟妈妈通电话。

  秋望月:“妈妈也想你。”

  小包子咧嘴笑,声音有点迷糊:“妈妈,小然困了,要睡觉觉睡觉觉睡觉觉……”

  秋望月还没回话,小包子就向后一倒,拿着手机睡着了。

  包子爸帮他掖好被角,拿着手机走出房间:“月牙儿。”

  秋望月:“小然睡着了?”

  包子爸:“睡了。他今天干活很认真。”

  秋望月眉眼带笑:“累着他了。”

  包子爸:“他很高兴。我也很高兴。”

  秋望月:“……”

  包子爸:“月牙儿,我想你了,每时每刻都想着。”

  秋望月感觉耳朵在发烫。

  包子爸:“你不在我的视野里,却在我的思念中。”

  月色很浓,天上一颗星星都没有,但她却仿佛看到他的眼里星辰遍野。

  包子爸:“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”

  秋望月:“……”情话说得这么溜!一点都不像包子爸了!

  包子爸:“我很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你,知道吗?在这之前,我没有任何期待。”

  任她怎么掩饰,眼底的惊涛骇浪也平不下去了。

  包子爸:“人世间纵有风情万种,我却情有独钟。只要我的心还在跳,它便因你而跳。”

  秋望月有点不敢听了:“那个……我……得去工作了。”

  包子爸:“……月牙儿,我不想单相思。”

  秋望月:“……那个,有空再聊,我先去工作了。”急急挂了电话。

  这个男人什么话都能说出口,真不害臊!

  秋望月的心有点乱。

  把手机放入口袋,用手捂着发热的脸,吹了几分钟冷风,渐渐平复了乱跳的心脏。

  上楼,坐到古筝前,强迫自己静下心来,把手指放在琴弦上,随着一个音符落下,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,悠扬欢快的旋律从指下流出。

  光听着流出来的声音,就能感受到弹琴之人心情的愉悦。

  秋望月双手灵活又好看的在琴弦上跳动起来。

  《春风》曲调简单欢快,但是能够弹出让别人的情绪富有感情、从而产生共鸣的人却少之又少。

  事实上,《春风》是一首胎教音乐,秋望月自己改动一下,变成了春风吹拂,头发撩起,有些小孩子式调皮的曲调,令听者有种会心一笑的欢愉。

  徐一茗走过来,站在演艺台前,静静看她。

  一曲毕,秋望月抬头看向徐一茗。

  徐一茗挑眉:“合奏一曲?”

  秋望月点头。

  徐一茗:“天行九歌?”

  秋望月有些意外:“好。”她以为她会选古名曲。

  徐一茗坐到古琴前。

  两人全情投入,非常和谐。

  曲终,收获一波久久不停息的掌声。

  年关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属于年味的笑容。

  和大城市不同,林桂的年味很浓,即使她是个旅游城市,外来游客多,但本地人还是非常重视这个节日的。

  茶楼现在挂的红灯笼就比平时多了一倍,红彤彤的,显得很有氛围。

  客人的脸上也带着相对应的笑容。

  像过年这样的传统大节日,快乐的气氛充满了整座城市。

  贴春联,赏烟花,举杯欢庆。

  人们会抛开一切烦恼,尽情享受这短暂的快乐时光。

  城市的每一条街,每一条路,都挂着一串串的大红灯笼,插着彩旗,拉着横幅。

 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,贴上红红的春联,人人都穿上新衣服。不管是相熟的,还是陌生,都互相祝福,互相道谢,幸福全写在脸上。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喜气洋洋。

  茶楼当然也不例外了。

  琴筝合鸣完毕,待掌声停歇时,秋望月把徐一茗一家三口送到楼下。

  徐一茗拉着秋望月的手不放:“秋秋,明晚来家里吃饭吧。很近的,就公园旁边的。”

  秋望月:“一茗姐,我明天也得上班的。”

  徐一茗:“那我明天再来找你。”

  秋望月有些哭笑不得:“一茗姐,明天除夕,得一家人在一起。”

  徐一茗:“他们俩陪我来。”

  某老公:“……”不想来。

  某儿子:“……”不想来。

  秋望月:“一茗姐,除了周一周二我休息回朔阳外,其余时间我都在这里上班,你随时可以来。过年就算了,需要走亲访友的。”

  某老公和某儿子狂点头。

  徐一茗抬手就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。这两男人真扫兴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弱弱地求票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