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253 三种魔药

作品: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|作者:七七家d猫猫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5-11 18:07:01|下载: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TXT下载
  塞内卡教授那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微微抬了抬,视线落在了霍登身上,似乎终于注意到了这位好奇宝宝。

  但那个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神却让布鲁特斯打了一个冷颤,总觉得被什么湿哒哒黏糊糊的东西附着上了,他还是更加喜欢那个昏昏欲睡、和尚念经的教授,这样的眼神对视,他有些承受不住。

  塞内卡教授的眼神仅仅只是轻轻抬了抬,随后就再次低垂下去,波澜从来就没有激起过,自然也就不存在涟漪平复,但他似乎能够感受到霍登身上的雀跃和期待,于是又进一步补充解释到。

  “不过,早在白垩纪时代,这种魔药就已经被列为禁忌,而后不久,塞克佩斯学院负责牵头,彻底摧毁了药方。”

  “因为这违背了诺斯尼斯大陆神祗的信仰,只有邪恶之人才会试图夺取他人的身份。”

  声音依旧是平淡无奇的僵硬与死板,没有任何起伏,但轻描淡写之间的叙述,却隐藏着太多太多的历史厚度,霍登就不由开始想象,那段历史到底发生了什么,谁发明了药方,又是为什么被联手摧毁?

  “当时,一起被毁灭的药方总共有三份,另外两份是长生不老魔药以及剥夺灵能魔药。”

  “这三份药方被认为是违背诺斯尼斯大陆信仰的禁忌之物,它们试图以强行手段来改变人类的自身命运。”

  “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赋予灵能魔药,这能够改变沉默者的命运,它们都被认为是逆天改命的手段,但赋予灵能魔药的药方却被保留了下来,因为这是感受神祗召唤的药方,在当时也引发了诸多争议。”

  沉默者,就是“神之弃子”,也就是“骡子”,这是他们的官方称呼,表示他们没有能够感受到神祗的启蒙。

  不过,后来“沉默者”也很少很少被提及使用,因为“沉默”本身就是相对于“启蒙”而赋予定义的词汇,或多或少代表着一种负面的否定的消极的含义,认为这个群体是社会上被排挤的少数派。

  伴随着科技的全面发展和灵能的全面倒退,越来越多沉默者成为了台前幕后的实权人物,他们已经不在“沉默”;于是,现在“沉默者”这个词汇也或多或少带着了些许负面含义,很少被使用。

  尽管塞内卡教授并没有发表个人立场,但霍登还是能够感受到话语背后的深意——

  可以看得出来,塞内卡教授并不赞同毁灭药方的提案,至少不应该是以“逆天改命”的理由,如果一定要毁灭掉,那么就应该把赋予灵能魔药也一起摧毁,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毁掉那些可能制造混乱的药方。

  塞内卡教授难得地顺着霍登的问题讲述了更多知识,这也是额外收获了。

  “但药方被摧毁之后,三种魔药都依旧流传着,当时的顶尖药师们或多或少都存在私心,又或者是面临抉择。即使药方已经不存在,但他们脑海里依旧拥有相关知识,于是,因为各种各样的个人理由,三种魔药始终没有消失。”

  “后来经过莱雅、卡格和古兰的协商,他们决定摧毁三种魔药炼制过程中最重要也最核心的一种灵植,斩草除根地断绝三种魔药的问世可能,这也是诺斯尼斯大陆之上的一个转折点。”

  “因为卡格依旧暗中保留了一些灵植,并且开始炼制魔药,最后发展成为莱雅与古兰联手攻打卡格的原因——至少是诸多原因之一,因为卡格在违背神祗的信仰与指示,也因为这些魔药都代表着改变自然法则,这不是我们诺斯尼斯大陆所信仰的法则。”

  “不过,伴随着科技高速发展,曾经不属于诺斯尼斯大陆的新生事物正在快速出现,过去三十年时间里,少数依旧在坚持研究魔药的学者们都纷纷提出了质疑:当初不应该彻底毁掉那些关键核心的灵植,因为这也是我们干预自然规则的一种行动,而且我们始终都在改变自然规则。”

  非常意外!

  霍登真的非常非常意外,塞内卡教授在解释与讲述之间传递出了他的态度与观点,这应该是第一次吧?

  与其说塞内卡教授是解答霍登的疑问,不如说塞内卡教授内心深处对于魔药学依旧有着自己的坚持。

  虽然平时看起来一贯波澜不惊,但塞内卡教授的灵魂应该还没有彻底死亡,而丰富渊博的知识更是让霍登大开眼界。

  可惜,课堂之中真正在意的学生估计没有几个,大部分依旧是昏昏沉睡。

  塞内卡教授也并不介意,自顾自地说完之后,没有再继续拓展下去,然后就再次开始念经般的照本宣科了,刚刚的那些谈话就如同投入湖面的小石子一般,轻轻漾起两圈涟漪,而后就快速平复了下来。

  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
  “赫洛先生。”

  下课铃响之后,正在整理书桌准备离开的霍登,却听到讲台方向传来了呼唤声,这让霍登停下了动作。

  “你可以留下来一会儿吗?”塞内卡教授依旧是一贯的口吻发出了请求,但因为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,让人捉摸不透,这也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,总觉得好像塞内卡教授准备为了课堂的提问而责备霍登一样。

  布鲁特斯和罗本双双朝着霍登投来一个视线:

  布鲁特斯有些幸灾乐祸,罗本则是有些担忧。

  但霍登给了他们一个“安心”的眼神,目送着两个人跟随着学生大部队一起离开教室,他的脚步才朝着讲台方向走了过去。

  塞内卡教授看起来有些朴素而简陋,穿着一身深棕色的西装——那是一种常人非常难以理解的棕色,灰扑扑得没有任何光彩,稀稀拉拉的地中海也看不到什么头发,因为眼睛特别大而导致五官比例有些奇怪。

  学生们都在背后日常吐槽,说塞内卡教授应该是母胎单身至今。

  虽然霍登不喜欢背后非议教授,但也不得不承认,塞内卡教授对于自我形象确实缺少重视。

  咿呀咿呀。

  教室大门被再次关闭上,所有学生都已经离开,塞内卡教授也依旧不紧不慢地没有开口。

  霍登的发散思维就不由再次开始脑补:

  难道说,什么阴谋诡计真的要发生了?幕后黑手终于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了?塞内卡教授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爪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