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四百七十六章 愚见

  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  瑞鸭道,“我只知送出之际,显示的机缘都是上吉,至于他们下落何在,出了这天桓星域,只能靠你自己找寻了,不过,以我的估算,你终能将人找到,毕竟,他们都和你的缘法不浅。”

  和瑞鸭对话不难,许易自问还是能掌控局面的,但和化身神棍的瑞鸭对起话来,他完全把不住舵了,只能听之任之。

  “行了,今日和你见一面,将你的那些女眷交待了,也算了了老子一块心病,这辈子,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,毕竟,出了这里,便是宇宙星辰,茫茫万界了。鸿蒙遮蔽天机,老子这吃饭的家伙也不知还有几分准头。”

  瑞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满是惆怅地望着璀璨星河。

  许易听出话音来,“出天桓星域,机遇这就来了?”

  按他的计划,是等到下一次敕神台开启,他要尝试破壁行动了。瑞鸭既然透露了消息,他不能不往心里去。

  瑞鸭漠然道,“算我最后送你的礼物吧,三五之夜,一剑东去,天桓破笼。不枉老子费尽心机,引你往敕神台一行。”

  说罢,他站起身来,“行了,酒已无味,菜已残,老子走了,这一分开,这辈子就未必能再见了,许小子,你记好了,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别忘了你是从哪里来的,但愿老子有机会看到你小子站在这玄黄之巅。”

  说着,韶光拎着酒葫芦,一摇一晃地朝山下行去,月光洒在他一边高一边低的肩膀上,许易竟有些感伤了。

  他在农夫山巅枯坐了一夜,直到东方发白,一轮红日喷薄而出,料峭山风吹来,沉沉露气,他方站起身来,便想起荒魅还被封在星空戒中,当下,赶忙开启星空戒的通道。

  荒魅蹭地一下,跳了出来,劈头盖脸道,“那鬼地方,老子再也不回去了,你小子还真拿老子不当人啊,那个臭屁小子呢,你若是瞧着他行,换他来给你出谋划策,嘴上没毛的货,装什么犊子……”

  荒魅怨气冲天,许易闭口不言,他清楚,这波怒气,总要让这家伙散出去,不然还得折腾。

  荒魅骂了半晌,终于住嘴,许易道,“你还真别不服气,那小子,连我都得退避三舍,旁的不说,就说那日抢走宣萱的斗篷客,你道是谁,不过是在他帐下奔走的一个小人物。”

  “嘶!”

  荒魅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他便再是狂妄,也绝不会认为自己能混到让准帝强者,在手下奔走的份上。

  “不过你小子的眼光也颇准,瞧出他和我渊源来,不错,数十年前,正是他为我出谋划策,他就是我的第一个妖宠。”

  许易又抛出新的炸弹。

  荒魅震惊莫名,忽地,狐疑地盯着许易,“你不会是看本老祖最近没读书,编出这么荒诞的话来,糊弄老子吧。”

  许易笑道,“以你的智慧,我能唬得了你么?那家伙实在天赋惊人,到得后来,我已然把握不住他了,只能好说好散,放他出走,这才有今日的福报,不然,你以为雪紫寒,宣萱都是谁关照着在成长啊。”

  雪紫寒和宣萱,荒魅都见识过,有他们作为佐证,荒魅再不怀疑。

  “好个狂妖,真乃老子的楷模,老子什么时候才能混到自立门户的地步,再也不要在这家伙手下讨生活才好。”

  荒魅眼珠子提溜乱转,在心中默默发着感叹,俨然将先前还看不上眼的瑞鸭,视作了前辈楷模。

  “既然是你的妖宠,他这回来干什么?”

  荒魅压下小心思,道,“莫不是看你小子近来名声鹊起,有借用你的地方?”

  许易摆手道,“人家手下三大准帝强者,哪里会用得上我,也没说别的,就说了,天桓星域的屏障将破,找我来告别。”

  蹭地一下,荒魅的两只尾巴同时跳了起来,“他就这么神?这等鬼话,你不会也信吧。”

  许易道,“若是旁人说的,我一个字不信,若是他说的,我深信不疑。”

  “既如此,你还在这儿傻站着做什么?”荒魅跳脚道。

  “说实话,我还没想好去哪儿吃饭,要不你出个主意?”

  许易想不明白这位急什么。

  “我吃你个鬼,这么劲爆的消息,你竟然不想着好生利用,还想着吃。”

  荒魅怒不可遏,四目瞪着许易,满面孺子不可教的失望。

  许易无动于衷道,“我焉能不知,这消息劲爆,可这偌大的天桓星域,我还有什么好求的呢,就等着天桓星域的笼网打开便是。”

  他如今的战力,已是此界顶尖了,短时间内,再突破,可能性不大。

  至于旁的资源,他实在提不起兴趣,已然是无欲无求的状态。

  ?

  荒魅嗤道,“愚见,大大的愚见,连居安思危的道理,你竟都忘了。试想,这天桓星域的笼子真的被打开,面对的是怎样的世界,你能预料么?现在能做的,只能是提升修为,尽一切可能提升修为。不出意外,这应该是最后的世界了。”

  许易瞥了荒魅一眼,暗暗惊叹,这家伙的见识果然上来了。

  玄黄世界的论断,还是他听瑞鸭说的,荒魅不曾听到,却也预料得丝毫不差。

  “你说的固然有道理,可冲击雷婴,岂会那么简单,据我所知,冲击雷婴,至少需要旱雷,再上云雷,最妙天心雷,若是用旱雷冲击,少说需要两年的洗礼,云雷得观天象,寻机缘,即便逮着机会,也得三五个月,我哪里够时间。再有便是天心雷了,这玩意儿虽然简单粗暴,快捷高效,但关键是根本就弄不出来,别说二十几天,就是二十几年,也未必寻得到。”

  许易说着有些口渴,取了一个酒葫芦在手,便往口中灌起了鲜果酿。

  荒魅嗤道,“没想到,你小子在故纸堆里还真刨出了些东西,不错,你说的都不错,但有一点,你却忽略了,天心雷不是可遇而是可求之物,旱雷中便能导引出天心雷,不过一般人办不到,得盖世大能才行。楚江星上就有一位。”

  ?